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明远 > 从一个小城看美国的竞争力

从一个小城看美国的竞争力

今年4月访问了美国密歇根州一个叫大急流城的小城市。大急流城有18万人左右,是肯特县县治,人口规模略高于我国县城平均水平,但是远远低于地级市平均水平。这个城市和附近的区域两个欧洲国家族裔最多,一是荷兰裔,临近的城市就叫Holland(荷兰),充满了原汁原味的荷兰风情;二是德裔,这里产的啤酒也非常好喝,大急流城因此也被称为“啤酒城”,甚至这里在20世纪早期流行德语,到处挂德国国旗,随着美国反德情绪高涨,德裔居民才逐渐放弃以前的身份认同。

大急流城位于密歇根州中部,距离密歇根湖大约50公里,距离“汽车城”底特律250公里左右。众所周知,密歇根州是美国“锈带”州之一,因为传统产业衰落,经济非常不景气。大急流城在美国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中等发展水平的城市,因此,这是一个更真实观测美国的发达程度,以及中美之间的真实差距的参照样本。在大急流城几天的参观和交流,以下几点印象最深刻。

第一,强有竞争力的经济。大急流城城市虽小,但这里拥有很多世界知名企业。最知名的企业是安利公司,安利的创始人Richard DeVos就出生在这里,并且一直生活在这个城市,安利还是这个城市最大的慈善家,几乎每个学校、医院和慈善机构都有它捐助的建筑。其次,这个城市还有全球最大的家具产品制造商Steelcase,全球最大吸尘器生产商Bissell(必胜洁)。以及美国最大连锁超市集团之一的Meijer(2017年营业收入170亿美元)和GE Aviation(通用航空,年营业收入65亿美元)等。也就是说这个城市虽小,但是有很多非常有竞争力的产业,一个小城市就可以影响全世界。

图一:大急流城中心市区,及Grand River。

第二,深厚的教育科研实力。大急流城有6个私立大学和宗教大学,这些私立大学虽然规模不大,人数1千到4千不等,然而学科都很有特色,教学质量都很高。比如Aquinas College被《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评为中部最佳文理学院,Calvin College是美国著名宗教大学。前面说过大急流城居民祖先多来自于德国和荷兰,这些欧洲移民多数是带着虔诚的宗教理想来到新大陆的,因此,大急流城成为世界有影响力的基督教研究基地。除了这些宗教学校外,还有很多NGO性质的研究所,其中阿克顿研究所,以研究新教经济伦理著称,三联出版社有阿克顿系列丛书。还有贝克出版社等著名的宗教学术出版机构。此外,这个小城至少还有四所公立大学。而我的家乡临沂市有1000多万人口才有三所高等学校,其中一所本科大学,两所职业学院。

图二:大急流城街头。

第三,齐全的文化体育设施。大急流城除了拥有城市公共图书馆系统之外,肯特县公共图书馆在这里也有数个分馆,此外还有不少私人图书馆。这里还有发达的博物馆、纪念馆,最著名的是福特总统纪念馆,因为这里是福特总统的故乡,还有公共博物馆、艺术博物馆、儿童博物馆和矿物博物馆等。此外这里还有十多家艺术中心、剧院等。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城市对历史建筑的保护,走在街头不时看到对一个历史建筑的介绍标牌,让人感受到这个城市的历史一百八十多年的历史是延续的。

图三:大急流城街头。

第四,居民自信、文明的状态。在发展中国家,越是小城市,“土”“脏”“穷”的特征越明显。而美国越是小城市越发达、居民素质越高。在大急流城可以感到,这里的居民多数是中产阶层,大家衣着时尚洁净,悠闲品尝下午茶。即使是餐馆的服务员和Uber司机也都谈吐优雅大方。跟大城市相比,并没有“三线”、“四线”的感觉。我早上参观了一个社区的天主教堂,早晨7点多,数百人就聚集在教堂里做弥撒。中国小城市的教会往往是老年人居多,而这里最多的竟然是年轻人和小孩。虔诚的宗教信仰,既教导人们勤劳努力,也大大促进了市民间的团结和互助。

总之,大急流城表现出一个完美的社会生态系统,虽是小地方但是与世界接轨,传统与现代和谐结合,社会财富均匀,人民善良和睦。这是一个典型的美国中部小城市,也是非常接近于“大同”社会的地方。

大急流城在美国并不是个例,美国每个州都几十个或几百个很有竞争力的小城市。很多著名的公司、学校、大学或文化机构都是在小城镇。美国常青藤大学中,只有哈佛、哥大和宾大三所在大城市,其他都是在10万人左右的小城市,甚至像康奈尔在伊萨卡(Ithaca)这样很偏远的地方。我国在民国时期,小城市还有不少优质大学,但是1952年高等院校合并后,除了少数大学在比较发达的小城市设立分校外,小城市没有自发生长出一所大学。美国入围2017年《财富》全球500强的133家企业中,只有三分之一左右在纽约、休斯顿、旧金山、芝加哥、达拉斯等大城市,其余都在中小城市。排名世界第一的沃尔玛总部在堪萨斯州一个只有4.6万人口的小城Bentonville,家电巨头惠而浦总部在密歇根的一个小城Benton Harbor。而在我国,2017年进入全球500强的103家中国大陆企业中,有56家总部位于北京,其他绝大多数都集中在上海、广州、深圳等大城市,只有7家分布在省会以下的城市。

图四:堪萨斯小城中的沃尔玛总部。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腾飞,越来越多的人走出国门,经常发出纽约、伦敦远远落后于北上广的感慨。然而这种比较往往是片面的,是生活在中央集权制度下的我们的一种片面化思维:过度把大城市作为判断国力的标志,而在判断标准上,又过度看重城市基础设施。难免会得出美国、欧洲已经不如中国的结论。中外比较,不仅要大城市之间相比,更要中小城市之间对比,农村之间对比,这样才能更清楚中外之间的差距。

美国小城市的繁荣体现了联邦制和地方自治制度的巨大优势。这种制度充分发挥了人民的责任感、主动性和创造性,把社会的活力充分激发起来。这种制度的激励,使得美国的强大不是一个抽象的国家的强大,而是50个州的强大,3万个城市的强大。美国每个州、每个城市几乎都有自己独特的优势,这正是在美国在各个领域领先于全球的关键,也是美国能够获取持续繁荣的保证。

反观这正是我国的劣势。在中央集权体制下,行政主导经济、文化、教育、医疗等资源分配,一个地方行政级别越高,获得资源就越多,反之则越低。这就导致一国的资源集中于首都,一省的资源集中于省会,并且一二线城市,与三四线城市近些年的差距越来越大。在这种资源分配和循环体制下,中小城市成为大城市的经济“殖民地”,在经济链条中处于供血方,不断被大城市吸走优质资源,使得小地方越来越很难有发展机会。强大的行政约束,也使得地方创造性和活力长期被扼杀。我国近年来也开始重视改变中央与地方的关系,还提出了建设特色小城镇的措施。北上广深的强大和繁荣,并不能支撑起中国的强大和繁荣。期待以后,一个小县城也会出现一流的大学,内陆一个小城市也会有世界影响力的企业,这样年轻人也没必要非得挤破脑袋去北京了,大城市病也就随之消失了。

推荐 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