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明远 > 西班牙大流感的启示:每个国家都不会幸免,亚非拉穷国未来最危险

西班牙大流感的启示:每个国家都不会幸免,亚非拉穷国未来最危险

这场新冠肺炎是西班牙大流感之后的第二场全球性大流行瘟疫。西班牙大流感结束于1920年春季,随着医学科技的发展,人们本来以为从此消灭了世界性传染病,带着听天方夜谭故事的心态复说着当年的历史,没想到竟然整整一百年之后,另一场全球性流行瘟疫降临,不能不说是一个奇妙的世纪轮回。
 
这次疫情中,全世界的公共卫生界并没有能够对疫病的全球流行趋势的一些有价值的分析,只是很被动地去关注目前高发区域,本文将越俎代庖,从历史上全球性瘟疫的传播规律,对未来新冠肺炎发展趋势做一些研判。
 
1.全球性流行病必须首先发生在世界中心国家
 
西班牙流感之前,人类历史上爆发过很多次严重的疫病,比如东汉末年瘟疫、14世纪欧洲黑死病、明末瘟疫,都带来至少上千万人死亡,但是这都是区域性瘟疫,病毒很难跨越高山、沙漠和大海传播到很远的其他区域。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全球真正形成一个密切连接的体系,才为流行病全球化创造了条件。不过虽然全球化程度越来越深,并不是说任何流行病都有机会发展成为全球性瘟疫。如果瘟疫发生在参与全球化程度很低的国家,病毒扩散性不强;如果发生在小国,传染源少,这两种情况顶多造成区域性疾病。所以非洲经常发生瘟疫,但是一直没有“冲突非洲、走向世界”。
 
从西班牙流感和这次新冠肺炎来看,只有发生在世界中心国家,才有可能成为成为全球性的疾病。因为这些全球性国家人口流动频率高、规模大,很容易造成不可控制性的扩散。1918年流感始于全球第一经济大国美国,接着传播到法国和英国这些全球中心性国家,这次也是类似情况,先在全球第二经济大国中国,继而在意大利、法国、德国和美国这种中心性国家流行。都是一个中心传递给其他中心,如果传染链第二波能够被控制,那就还是区域流行,如果控制不住,就会造成不可遏制的全球大流行。
 
其实现在回看,非典本来也可以造成全球大流行的,但是为什么最后没有呢?主要是因为中国参与全球化程度没有现在高,仅仅是主要通过香港居民这个国际化程度高的群体向外传播,所以发达国家比较容易地切断传播路径,控制了病毒。而这次不同,中国每年数以亿计的游客和商旅人士大量奔波于欧美,欧美很容易就遍地开花、防不胜防了,这从侧面说明中国在全球化中权重的大幅提高。
 
2.每个国家都将不可幸免
 
西班牙大流感表明,病毒一旦在既然是全球大流行瘟疫,那就意味着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幸免。西班牙大流感期间,病毒不仅到达印度、非洲,就连北极的爱斯基摩部落,太平洋上的孤岛居民都感染上了,并且这些地方因为没有受到过流感侵袭,死亡率远远高于文明发达世界,萨摩亚岛只有36000人,却死了8500多,爱斯基摩整村整村地灭绝。西班牙流感期间,病毒的国际传播还是依靠火车和轮船的乘客,散播速度比较慢,病毒传遍全球用了一年的时间,而如今进入航空时代,大大方便了病毒移动传播,一天就可以传往数个国家,3月初只有60个国家发现病例,现在已经有196个国家或地区出现病例,剩下几个有限的角落被感染也是指日可待。
 
这次也将是历史的重演,现在来看,连欧美都控制不住病毒扩散,剩余的其他国家更不可能控制住,除了朝鲜这个世界上最封闭、防控能力最强大的国家外,每个国家都将被病毒洗劫一遍,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这次疫情传播的规律也表明,由于病毒的极强传播性和隐蔽性,一旦一个国家感染病例超过100就很难把病毒控制在隔离区和医院,一旦超过1000就会面临激烈大爆发,现在大爆发的几个国家中国、美国、意大利在感染人数超过1000以后都有一个剧烈增长,所以下一步最危险的是现在病例数在500—1000的大中型国家。即使是病例数在100以下的国家也并不是高枕无忧,要知道,一个月前(2月25日)伊朗美国感染人数都不足一百,德国法国英国都在20人以下,其他欧洲国家都还是个位数。现在是病毒增长期,任何一个国家都会有可能是下一个伊朗或意大利。
 
3.下一波感染重点是亚非拉
 
西班牙大流感另一个特征是阶段性和波浪形的传播形式,病毒就像大海啸一样,一波推一波,环环相扣,肆虐全世界:第一波3-4月传遍美国,第二波5-6月传遍与美国联系最紧密的欧洲,第三波7-8月到达作为欧美重要市场的东亚、中美洲,第四波9月后到达地理上最偏僻的非洲、南美和中亚。这次演进过程也很相似:第一波主要增长是1-2月中国和中国周边的新加坡、韩国、日本,第二波是全球化参与程度高的欧洲、北美和澳新。感染人数主要在全球经济最发达的三个经济中心东亚、西欧和北美,4月份可能是顶峰。
 
接下来的一个月疫病的爆发区域可能将是与三个经济中心经济和人员联系密切的外围国家,也就是第三波。他们分别是西欧外围的北非和土耳其,美国外围的墨西哥和加勒比国家,中日韩外围的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印尼,以及比较深度参与全球化的俄罗斯、沙特、南非、巴西、智利等国。现在这些国家感染人数都超过500,甚至多达2000了,似乎距离大爆发已经不远。
 
疫情最后一波(第四波)将是非洲大陆,非洲大陆现在已经有近3000个病例,每天以至少百分之十的速度在增长。由于非洲与欧洲互动比较多,尤其是西非跟法国互动多,法国有两百万左右西非移民;北非和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互动多,这三个国家有一多千万马格里布国家移民,而意、法、西都是重灾区,因此,欧洲传染链蔓延的下一环主要目的地就是非洲,非洲可能构成此次疫情的最后一波,也将可能是持续时间最长,最难防控的一波。
 
现在看非洲疫情最严重的地方是南非、埃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摩洛哥、布基纳法索、塞内加尔和科特迪瓦,除了南非、埃及,其余国家都是以前的法国殖民地,也是法国外籍移民的主要来源国家,而南非和埃及是非洲的中心,病毒很可能通过埃及蔓延到东非,通过南非蔓延到中南部非洲。
 
4. 下半场将更严重
 
我们可以把疫情早期在东亚、西欧和北美流行期称为上半场,在之后其他区域流行称为下半场,进入5月后疫情重心有可能进入下半场区域,尤其是开始变寒的南美和非洲国家。疫情的下半场将会比上半场严峻的多得多,因为上半场流行国家都是当今全世界经济最发达国家,医疗资源相对充足,政府调度管控能力强,控制住疫情是早晚的事情。下半场流行国家,无论是医疗条件,还是政府社会管治能力都很差,尤其是那些非洲国家,一旦出现疫情,将真的有可能通过“群体免疫”这种残酷方式才能控制住。而下半场流行区域的人口数量远远多于上半场发达世界,他们占了全世界70%的人口,一旦流行起来死亡人数也可能远远超过上半场区域。
 
其实西班牙大流感也有上下半场之分,上半场在欧洲和北美,下半场在亚洲和非洲。欧美死亡人数在300万左右,死亡率在千分之五左右;而亚非死亡人口达到2000万左右,死亡率百分之三左右。大流感虽然很可怕,但是最可怕的地方不在欧美,而是在落后的亚洲。参加一战的印度士兵把流感病毒带回来,印度死亡人口1250万,恒河里飘满死尸,说炎热可以阻止流感和肺炎病毒传播是不靠谱的。大流感对中国造成的死亡没有确切统计,人数估计在100-900万不等,据当时《申报》报道当时的绍兴“盖自发现是疫以来,死亡人数己占百分之十。棺木石板,所售一空”。这次疫情,非洲南亚也仍有可能重蹈次覆辙。
 
基于以上分析,我们认为欧盟国家和美国疫情虽然来势汹涌,但是一旦政府和社会缓过神来,应对能力还是过得去的,4月底以前就可能达到高峰,总体感染人数开始下降。接下来最需要关注和担心的是以下几个人口众多而稠密,公共卫生能力很差的国家:印度(13亿)、巴基斯坦(2亿)、孟加拉国(1.7亿)、埃及(0.99亿)、尼日利亚(1.93亿),他们有可能是伊朗的翻版。其次是巴西、土耳其、南非、俄罗斯、墨西哥这些人口很多的中等发达水平国家。今年将是二战以来人类生存受到威胁最严重的一年,人类被病毒的洗劫损失将仅次于两次世界大战。
 
 



推荐 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