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明远 > 欧洲之行对黑人和穆斯林移民问题的考察

欧洲之行对黑人和穆斯林移民问题的考察

去年9月到10月再访欧洲大陆,这趟欧洲考察旅行我最关心两个问题,一个是现在欧洲移民问题到底有多严重,一个是城市衰落问题。带着这些问题走览了法、德、意三国十几个城市,特意深入考察外来移民社区,积累了一些初步的感性认识。
 
(一)法国
 
法国官方统计的现在有外籍移民近800万,如果加上他们在法国出生并且获得法国国籍的后代,那么移民总数在1250万以上。法国虽然接纳的移民人数是全球不是最多的,远远少于美国、德国,但是法国的移民结构问题特别突出。第一,法国是全世界接纳穆斯林移民最多的国家,法国穆斯林移民有500-600万,其中400万左右来自北非,还有少数是来自黑非洲和中东的穆斯林。第二,法国是二战后全世界接纳黑人移民最多的国家,官方统计有来自撒哈拉以南非洲移民180万,但是由于偷渡和非法滞留问题严重,以及法国人口统计上禁止进行种族归类统计,所以黑人总数被低估,据有关部门研究应该在200万至500万,每年进入法国的非洲黑人移民数量远远高于美国和欧洲其他国家的总和。
 
总之,法国在50年代以后就已经取代美洲成为非洲大陆海外移民的主要目的地,法国的非洲出生人口数量是英国和美国的八倍。以美洲大陆那么大的面积和人口基数消化非洲移民问题都很艰难,更何况法国这样一个仅有50万平方公里土地的中小型国家,所以说法国很可能是未来全球范围内外来人口冲击最严重的国家。
 
巴黎可以说是欧洲种族问题最严重的城市,巴黎大都会区有210多万移民,占总人口的五分之一以上,其中北非移民有50多万,撒哈拉以南和加勒比地区黑人有70多万。这些年巴黎各种暴力冲突、恐怖主义频繁发生,最严重的2015年11月的巴塔克剧院枪击事件,132人死亡。现在到巴黎旅游,治安成为大家普遍担忧的一个问题,马蜂窝等旅游论坛的巴黎旅游攻略,几乎不约而同都会提到如何避开黑人骚扰、抢劫和盗窃。
 
在巴黎第一站参观了第五区的阿拉伯文化中心和巴黎大清真寺。阿拉伯文化中心是1980年由密特朗总统倡议修建的,反映了北非移民在法国越来越多影响文化结果,这栋建筑就在塞纳河边,与卢浮宫隔河相望,也是第五区规模最大的现代建筑之一。巴黎大清真寺在著名的植物园和第三大学之间,是法国最大清真寺,也是欧洲第二大的清真寺,建筑非常漂亮,尤其是内部庭院花园非常美丽。这两个伊斯兰文化地标矗立在在巴黎文化核心区,大致相当于什刹海、王府井之于北京的位置,凸显出移民带来的伊斯兰文化在巴黎社会舞台的政治含义。
(巴黎清真寺)
 
巴黎非洲人最集中的地方是市区北部的第十八、十九和二十区以及93省,大概相当于北京北二环到天通苑的位置,这里也是巴黎犯罪率最高的地方,这些地方对华人来说往往谈之变色,在这生活几十年也不会过去的,为了对非洲移民的真实生活看个究竟,我决定冒险深入非洲裔社区看看。地铁走过Les Halles站后,白人乘客越来越少,黑人乘客越来越成为主流。到Barbès - Rochechouart站下来,Boulevard Barbès大街这一片被称为“小马格里布”,大街上都是北非人,一出车站就有大量人尾随,兜售东西。当我举起手机要拍照时,处处是凶狠的眼光和各种拒绝拍照的手势,气氛非常紧张,与白人区欢迎参观、欢迎拍照的轻松氛围截然不同。
(马格里布社区)
 
之后又坐了一站地铁到Château Rouge,这里下来满大街黑压压的人群,大概黑人就业率很低,都无所事事地在大街上晃,或者干脆躺在墙根,这里大街上的拥挤程度简直赛过卢浮宫和香榭丽舍大街周围。黑人都是身着民族服装,商店里买的也都是非洲人用品,理发店挂的海报也都是黑人发行,让人仿佛置身西非的某个城市。
 
我又到附近的Rue de Clignancourt大街、Rue Labat大街、Rue Custine大街等地方走了走,这一带白人都是稀有动物,比例不超过千分之一,更何况我一个亚洲人,所到之处,感受到的都是不友好的目光,仿佛我一个别样物种,闯入了他们的领地。通过谷歌地图,发现这里还有好多清真寺、伊斯兰文化中心,本来还想去访问,但是时已至黄昏,实在不敢再冒险深入一公里,赶忙走回地铁站返回白人区,走了这一遭真有“解放区”到“沦陷区”的感觉。黑人社区卫生、社会氛围、治安、社会规则完全不同于本地人的社区,如果说是文明的沦陷也不为夸张。
现在每年仍然会有二三十万新移民进入法国,并且新移民的生育率远远高于本地居民,根据法国政府统计,三分之一左右的非洲移民家庭会生育4个及4个以上的孩子,而白人家庭生育率仅为1.6,巴黎大都会区20岁以下的青少年中,非洲裔已经占22%。巴黎已经从一个白人城市变为欧洲有色人种占比最高的大城市,并且未来它的非洲裔人口比例会超过纽约(纽约非裔比例约16%),这是拿破仑、戴高乐生前都不会想到的吧?
 
(二)德国
 
德国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移民目的国,吸收了1900多万移民。其中海外德裔(主要来自俄罗斯、阿根廷和智利)330万,欧盟国家600多万,中东北非人口450万,还有近200万东亚族裔人口。德国的黑人很少,只有40来万。大家讨论的德国移民问题主要就是指以土耳其人为代表的中东北非移民问题。
 
1961年联邦德国与土耳其签订了劳工协议,开始引进土耳其合同工,到1973年土耳其外劳就成为在西德最大的外来移民群体,80年代已经突破百万,之后德国法律进一步承认劳工享有家庭成员团聚权利,这样引来第二波土耳其人移民潮。现在官方统计土耳其移民有280万,研究机构估计数量在400万左右,而整个德国社会可能有600万左右的穆斯林。
 
在德国一共访问了法兰克福、曼海姆、埃森、杜伊斯堡、多特蒙德和科隆几个城市。总体感受是,土耳其人已经渗透在德国社会的各个角落。不管是大城市还是,人口几千的小镇,都会有土耳其餐馆,每个城市的车站或市中心广场摆摊卖杂货的往往都是土耳其人。土耳其人犹如中国的农民工在大城市存在状态,从事低端职业,而又成为人们离不开的一部分。
(小伊斯坦布尔的餐厅和杂货店)
 
由于这次在巴登—符腾堡州的曼海姆停留时间较长,我有机会好好参观土耳其人社区。曼海姆是个偏僻的工业城市,人口有30万左右,但是这里依然有很大的土耳其社区,被称为“小伊斯坦布尔”,据统计有16000多人,从中心广场,向东北方向一两公里内都是土耳其人的餐馆和商店,餐厅的土耳其餐非常正宗,感觉比在伊斯坦布尔吃的还要好,商店里卖的也都是土耳其产品,有的商店名字叫塔克西姆。在土耳其社区旁边还有一个规模不小的清真寺,能够容纳2500人礼拜,跟曼海姆最大的教堂隔路相望,大概名字叫塞利姆清真寺,跟伊斯坦布尔一个很有名的古老清真寺同名。据当地陪同人员讲,这个清真寺建于1993年,兴建的时候受到曼海姆市民的强烈反对,后来土耳其穆斯林社团游说当地的新教教会和天主教会,在基督教教会的斡旋下,最终取得市民的谅解。
(曼海姆清真寺)
 
总体来说,土耳其人口虽然很多,但是给德国社会影响是正面大于负面。其中,第一个原因是土耳其人总体来说是欧洲人种,是15世纪后突厥化、伊斯兰化的希腊语族人口,各方面本来就跟欧洲有千丝万缕关系;第二,土耳其人素质比较高,是文明开化的民族;第三,土耳其自19世纪就开始学习欧洲文明,并且经历了凯末尔世俗主义改革。所以长远来看,土耳其人不会像非洲人那样给法国社会带来严重的冲击。未来最有可能的一个趋势是,以后定居在德国的二代、三代土耳其人会成为德国最大的一个少数民族,像就像二战前的犹太人一样。
 
(三)意大利
 
意大利虽然经济不发达,不需要像法国、德国那样吸收大量外来人口,但是仍然有430万移民,到70年代后,意大利已经从净移出国,变为净移入国。意大利现在有非洲移民100多万,其中马格里布国家66多万,撒哈拉以南非洲32万,还有埃及中东人口数十万。在大城市中心城区,非洲和中东移民也构成比较严重的治安问题。印象最深的是在热那亚港口,也是当年大航海时代哥伦布船队出发的地方,海岸线一带都是华人的商店,街道背面就是黑人聚居区,一侧是华人在勤奋工作,另一侧是黑人在随处游荡,不时传来打架声音。
(意大利北部小城基瓦索的有色人种移民,说明在即使移民较少的意大利,移民也是已经渗透到每个地方)
(热那亚的黑人居住区,与唐人街一墙之隔)
 
到了罗马,火车站一带大街上有不少长相是马格里布人模样的流浪汉,墙根都是尿骚味,照旧另一侧就是繁华整洁的唐人街。斗兽场外夜里也游荡着很多黑人在行骗或乞讨,搞得很多游客不敢靠近。但是令人不明白的是,即便华人这么勤劳守法,为社会做贡献,意大利人从老百姓到政客都对华人不欢迎,反而去抱着慈悲心态一再拥抱非洲人和中东难民。这种“政治正确”和对东方文化敌视的文明价值观,岂不是混淆了人类基本的善恶吗?
(罗马非洲移民摆摊者和流浪汉)
 
(四)欧洲穆斯林问题
 
这几年去欧洲旅行,除了要考虑治安问题外,更要提防恐怖袭击,9.11事件后,欧洲已经成为恐怖袭击的首要攻击对象,因此,谈到移民还要说一下欧洲的穆斯林和极端主义问题,虽然在欧洲的穆斯林绝大多数是温和的,但是欧洲的极端主义还是越来越严重。
 
欧洲穆斯林除了阿尔巴尼亚、波黑和塞浦路斯的一些世居并且世俗化很严重的穆斯林外,其他穆斯林都是外部移民而来的。到2016年欧盟国家穆斯林总数为2580万,占总人口的4.9%。穆斯林在欧洲呈现高增长状态,每年穆斯林增加110万人,而本土居民却负增长,每年减少30万左右。照目前的增长速度下去,到2050年,欧洲穆斯林人口将达到6000万,占欧洲人口比例达到11%以上。
 
随着这些移民在欧洲土地呆的时间越来越久,穆斯林社会就形成了,他们往往聚居而住,形成穆斯林社区,随之伊斯兰教得到很快的发展,现在法国有3200多座清真寺,德国有2200多座。虽然多数清真寺被当地政府禁止采用传统伊斯兰塔尖建筑风格,但是都可以聚礼和提供宗教教育。并且“伊斯兰化”的思想越来越主宰穆斯林社区,这一方面有助于保存移民的文化信仰,另一方面也阻碍了融入当地社会,据调查,半数以上的法国穆斯林对身份认同,持首先是穆斯林、其次才是法国人的态度。
 
在融入主流社会受阻和穆斯林社会“伊斯兰化”的背景下,欧洲的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越来越严重。这有几个表现:第一,据统计法国有5%的穆斯林属于原教旨主义,ISIS战士中有1200名是法国国籍,绝大多数是穆斯林移民或他们后代;第二,欧洲很多清真寺是海湾国家资助的,宗教人员很多也是这些国家委派的,导致“瓦哈比主义”在欧洲越来越有市场;第三,由于欧洲有比较宽容的宗教自由政策,一些在伊斯兰教国家都被禁止的组织,在欧洲穆斯林社区却有较快的发展。比如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在欧洲各国都有分支组织,土耳其主张实行沙里亚法的国家繁荣党1998年被宪法法院裁定违宪被解散,繁荣党成员却在德国土耳其人社区成立了“德国伊斯兰联盟”成为德国第二大伊斯兰组织,另一个原教主义组织“苏莱曼运动”在土耳其国内也被禁止,在德国却控制了160多座清真寺。
 
目前,欧洲各国都试图尝试建立统一的伊斯兰宗教组织,试图来影响穆斯林社会,但是都以失败告终,穆斯林社会这种教派山头和族群林立的情况,为极端主义传播提供可乘之机。不过也有一些穆斯林知识分子和政客提出世俗主义化的主张,欧洲穆斯林是否能世俗化,拭目以待,如果真的能够实现,那也是对伊斯兰宗教现代化的一个莫大贡献。
 
(五)对欧洲移民和宗教问题的总体研判
 
第一,欧洲外籍移民大概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二战结束到六十年代,主要是欧洲内部移民,南欧欠发达的意大利南部、希腊、西班牙、葡萄牙等向发达的法国、德国、荷兰、英国等移民,比如法国1968年海外移民中,欧洲人占72%,但是随着这些南欧国家工业化,就逐渐停止了对外移民;60年代到80年代欧洲这些主要经济体开始吸引亚洲和非洲移民,往往是吸引它们旧殖民地的人口,但是多数是男性劳工;80年代以后,随着外籍劳工权利保障逐渐完善,家属也被允许移民,又进一步增加了来自这些亚非国家的妇女、儿童。总之,欧洲国家的外来移民是前期以南欧天主教徒为主,并不存在太严重的民族和宗教冲突,后期则是有色人种和穆斯林占主流,社会问题越来越明显。
 
第二,就欧洲内部来讲,移民问题的威胁也呈现较大差异,英法德意西这些“主流”国家更严重,身居欧洲内部的东欧和中欧国家的“边缘”小国和不发达的国家保持了高度人口同质性和增长率,比如,波兰现在穆斯林人口比例仅仅是千分之一,即使到2050年也只有千分之二。有政治学家评论说,未来欧洲文明重新振兴的希望在中东欧,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
 
第三,移民对欧洲国家来说是个双刃剑,一方面维持了经济规模的稳定增长,另一方面,社会问题越来越严重。从一般经济学规律讲,只有适度人口增长才能维持消费,刺激技术和商业模式创新,人口增长是经济增长的基础,极少有人口萎缩反而经济增长的例子,美国和德国经济表现好跟它吸引移民最多有关,俄罗斯人口负增长,导致消费萎靡、基建破败,经济一直不景气。但是如果靠不断吸收移民来维持经济,就像人堕入靠大麻提神的恶性循环,产生对移民的强烈依赖。欧洲并非对移民问题疏忽大意,从1973年开始,法国和德国等就不断收紧移民政策,提出遣返移民,“零增长”等措施,但是这些政策很快实施不下去,接下去还是要吸引更多移民,可以说欧洲跌跌撞撞几十年,也没有找到一个控制移民的好对策。
 
第四,现在非洲、中东和南亚都处于人口高速增长阶段,依旧会通过向外输出人口来缓解自身的资源压力,欧洲势必在未来几十年内还要承接大量移民。欧洲的“美国化”会越来越严重,即从一个纯粹白人和基督教文明的社会形态,向一个多元宗教、多元种族的社会转变。但是美国的优势在于,虽然是多种种族,但是基督教占有绝对优势,穆斯林数量仅是总人口1%左右,而欧洲的穆斯林人口将超过10%。
 
第五,不过凡事都有周期,经过两三代人后,欧洲外来移民生育率会有所降低;随着亚非经济发展和人口生育率的降低,它们对外输出移民也会减少。很有可能到本世纪下半叶,欧洲面临的移民冲击的压力会减少,并且经过两三代时间的磨合和文化消化,到时候有可能社会团结和融合可能会比现在成熟很多。
 
第六,近年来国内社交媒体比较流行的的一些说法,比如“黑人将会占法国人口多数”,“穆斯林用子宫征服欧洲”这种事情在一个一两百年的短的历史周期内是很难做到的,除非发生大规模的战争,移民不可能根本改变欧洲人口结构,第一这不符合人口发展规律,第二如果移民人口太多威胁白人的主流地位,欧洲这些国家政府肯定会有反弹。对于欧洲移民问题,既要对不利因素要有清晰地认识,又要对根本性地问题有理性的看法,不要受一些极端宣传的误导。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