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明远 > 赚印度人的钱更重要

赚印度人的钱更重要

一、中印战争是一场中国无法彻底取胜的战争

 

中印边界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注定了中国即使取得了军事上的胜利,也难以产生实际意义。冲突地区距离北京5000公里,距离中国文明核心区的边界城市兰州3000公里;而距离新德里才1000公里,距离印度文明区边界600公里。即使逼退印军百十公里,即使没有国际法约束,中国也无法进行持久的占领。因为印度一旦全国动员,可以在家门口持续反攻,而中国坚守就难了。就像如果中国和俄罗斯在二连浩特一带作战,中国永远是以逸待劳。中国可以取得几场辉煌的军事战果,但是不可能实现中国期待的战略目标。正如有人评论1962年战争中国的悲剧处境:“胜利者除了没有失败的名义,却具备了失败者的一切;失败者除了没有胜利的名义,却得到了胜利者的一切”。

 

(中印边境加勒万河谷区域大致位置,及距离新德里、兰州和北京的距离示意图)

 

即便是占领喜马拉雅和帕米尔的印方领土,也只是政治意义的开疆,而不是实际文化意义上的开疆。有文化温度的国土才是有效国土,清末西北和东北边疆丢失的国土之所以没有收回的可能性,就是因为它们丧失之时没有汉人和汉文明的存在,香港、台湾可以被割让很久可以收回,也是因为这里中华文明为主体的地位没有被改变。对于中国来说,这些不毛之地没有移民价值,距离内地如此遥远,自然条件如此恶劣,不可能支撑起建立一个中华文明(汉文明)的飞地,中国也就无法把它内化为自己的有效领土。对于印度人来说也是如此,拉达克的文化属性属于藏文化。主权疆域是暂时的,文化是相对永恒的,若干世纪后,对阵的双方可能都不会在这片土地上,那时候再看付出千万人生命的战争又有什么意义呢?

 

一些军事评论人士总喜爱拿“战略位置”来证明“必须有一战”。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没有一寸是战略位置不重要的。就拿铁岭莲花乡池水沟子来说,如果用战略语言它可以这样形容:“扼守京哈线大动脉,地处长春、沈阳两大城市地理中点和辽吉蒙三省区交界,又是东北‘二人转’文化圣地,其意义非常重要”,但是摊开地图看一看,中国这样重要的地方何止千万个。真正有意义的战略要地,无非就是经济中心、政治中心和交通中心,这就是德国和苏联死活都要争夺莫斯科和斯大林格勒,中日要在上海、徐州和武汉进行百万军队级别的会战的原因,高加索、太行山虽然海拔高、居高临下,但是并不是那么重要。

 

所以,对于中印边界纠纷,中国只要明确坚决捍卫领土的决心,守住领土不被侵犯的底线就好。中印边境的角力,军事只可以做隐藏的后盾和辅助,还是应该以政治和外交为主,比如,增强对拉达克地方藏语系居民的文化宗教影响力,甚至支持拉达克分离主义,以及利用巴基斯坦牵制印度。

 

二、中印交恶后的种种风险

 

中印一旦交恶,印度因为国际地位、地缘、文化和历史传统等优势,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会站在印度一边,1962年中印战争就证明了这一点。当时支持中国的仅有北越、朝鲜、缅甸、巴基斯坦、阿尔及利亚、几内亚和加纳等数个国家。而同情和支持印度的国家至少有75个,最重要的是,美苏两大强权都在同时支持印度。

 

再来一场中印战争的话,美国毋庸置疑会利用中印冲突,来钳制中国;以英国为首的英联邦,跟印度有历史纽带关系,当然也会袒护印度,并且中印边境纠纷都是英国人给留下来的;至于皆谓至“友邦”俄罗斯,虽然跟中印都保持友好,但是俄印的友好基础更稳固,何况俄罗斯要在中印之间寻找战略平衡,肯定会帮助作为弱者的印度。即使中国认为的铁粉伊朗和多数非洲兄弟,也可能不站在中国一边,因为他们属于泛印度洋区域,当然不敢得罪龙头老大印度。最后算下来,能够声援一下中国的还是朝鲜等寥寥几个国家。

 

除了战争期间所受的孤立外,中印交恶会对中国的国家利益和全球利益产生严重损害,仅列举以下几条:

 

第一,西藏的稳定问题,印度会不会再打西藏牌,加大援助分裂主义势力?甚至还可以打新疆牌。毕竟历史上新疆也深受印度文化影响,地缘上也是如此近。

 

第二,“一带一路”战略还能不能继续推行下去?无论是“陆上丝绸之路带”,还是“海上丝绸之路”都绕不开印度,印度也是居于这个经济带的地理中心位置,又是唯一能够同时在陆路和海路产生影响的国家。如果印度千方百计搞破坏,中国构建亚欧非大陆经济圈的计划会不会成为空中楼阁?

 

第三,中国海上贸易和石油安全问题。中国三分之一的商船和多数油轮要经过印度洋,中国的海军力量虽然这些年进步很快,但是远洋作战对付印度海军,并且为这么庞大数量的运输船队护航是无力承担的。

 

总之,一旦第一枪打起,战争的链条可能无限延长,代价可能无限加码,战场之外的损失比战争中的获取要大得多。所以,中央采取避免扩大事端,在国内舆论上冷处理的方法是非常明智的。

 

三、跟印度人做生意赚钱更重要

 

印度是本世纪上半叶潜力最大的市场,是潜在的超级大国。与其激怒印度人,触发十四亿人口的民族主义情绪,不如妥善处理好危机,从印度经济发展中获取经济利益更重要。

 

(由于中印边境冲突,OPPO手机已经被迫取消6月17日在印度的旗舰5G产品发布会,印媒报道,印度政府也开始敦促电信公司下架中国品牌手机)

 

未来欧美发达国家对中国的壁垒越来越森严,被吹得天花乱坠的非洲市场到处都是坑,印度作为一个政治稳定,具有相对完善法律的国家,对中国来说是最有价值的国际市场。小米在印度的成功就是例子,2019年小米手机已经占据印度29%的市场份额,出货量4290万台,基本已经和国内销量分庭抗礼。

 

中印的发展水平、路径、产业结构和市场结构都有一定相似性。因此,中国的企业更容易适应印度,印度也更需要中国企业的参与。中国有可能成为印度崛起的最大经济获利者,就像现代化路径类似的日本和四小龙在中国崛起中获得惊人的利益一样。

 

第一,基础建设是经济现代化的基础,印度作为一个地理和人口大国,其基础建设需求巨大,仅仅未来五年这方面投资就需要1.4万亿美元。中国作为全世界基础建设能力最强的国家,印度总理莫迪每逢访华都表示期待中国企业的参与基建,中国如果能分一杯羹,体量也是庞大的。

 

第二,印度的经济腾飞不能只指望软件和电影,最重要还是要解决工业化问题。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完备的工业体系,拥有丰富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战略经验和管理经验。对于印度来讲,印度不希望增加进口中国工业产品,这样只会扩大贸易逆差,而是非常欢迎中国企业到印度开设工厂,目前中印合作已经分别在马哈拉斯特拉邦和古吉拉特邦(印度总理莫迪的故乡和长期执政地方)设立了两个工业园,印度是未来中国产业转移的重要目标。

 

第三,在服务业上,尤其是互联网产业上,中印市场情况很相似,印度被中国几大互联网巨头当作全球化的第一站。除了直接开始分公司外,中国企业还直接投资印度的独角兽公司,据统计,2014年到2019年中国企业在印度科技和互联网方面的投资多达80亿美元,比如,2015年阿里巴巴领投印度移动支付平台Paytm公司6.8亿美元,成为Paytm母公司的最大股东;2017年,腾讯投资印度最大电商平台Flipcart达7亿美元;2019年,印度领先的外卖和点评平台Zomato获得蚂蚁金服投资的2亿美元。  

(近年来阿里系和腾讯系在印度投资的科技企业,来源:新浪科技)

 

去年中国对印贸易顺差300亿美元,总投资额145亿美元。随着印度经济规模的进一步壮大,中国每年在印度的贸易和投资获益可能达到数千亿美元的级别。相对于战争,印度的市场利润不是具有诱惑力吗?如果错失印度崛起的机会,可能是本世纪中国第二大的战略误判。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