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明远 > 胡德平:悼小鲁

胡德平:悼小鲁

小鲁猝逝,远在天涯海角,不能为他送行的亲朋好友也很想说几句送别的话。
 
文革之中,只知陈小虎不知陈小鲁。1980 年代末,只知陈小鲁在中共中央政治体制办公室工作得很积极,不知为何不久又脱去军装,成为一名体制外的人。我认为一个经历了巨大波折,彻底改变了人生环境,仍然热爱生活,心中一直充满阳光的人,才算一个真正懂得人生价值的人。否则文革过了,他何苦还要向中学时期的老师、同学道歉?自己不再吃“皇粮”了,为何仍然还关心祖国的改革、开放事业?小鲁在真善美与假恶丑的生活中,他选择了前者。
 
我和小鲁闲玩的时候很少,但一起开会的次数却很多。小鲁有一个微信圈范围的朋友,经常在一起聚会讨论问题,他似乎是核心人物,大家对他很亲切。除我之外,聚会的几乎都是文革期间老三届的中学生。
 
记得2012年年初的一次聚会,大家对社会上的热点问题讨论得很热烈。有人当时提出一个建议,大家讨论的问题需结合实际,能否对社会上某个热点问题做些调研呢?做什么调研呢?大家认为应做土地问题的调研。大家一致反对土地财政的弊政,一味圈地,剥夺农民合法土地财产的做法。小鲁就是一个大力支持调研的积极分子。
 
此事由杨冠三联系广东肇庆,我和政协经济委员会几位委员一起参与了调研。调研期间,北京的几位同志对农村土地的变性问题提出了一项改革设想。回京之后,冠三很快写出两份情况反映,材料里面也有小鲁的态度和意见。
 
目前,肇庆政府采取的土地收储、流转工作,使土地的性质有了农村集体和地方全民共有股份的共享形式。收储土地的过程中没有一位村民上访,没有发生过一起群体事件。
 
这点应该告慰小鲁,虽然身在江湖了,但在全民改革的历史进程中,他一直不是一个局外的旁观者。今年的1月28日,财经研究院继续研究农村问题,小鲁也出席了会议。
2016年2月1日,德平与小鲁共同出席一个研讨会。
 
小鲁是开国元勋之后,世人不可避免地经常把父子之间联系起来发表一些看法。我和陈毅元帅没有近距离接触过,但我知道他为曹雪芹的纪念推广工作做过贡献。1963 年为纪念曹雪芹逝世200周年,中央批准要召开一次隆重的纪念活动。曹雪芹毕竟 13岁就在北京生活,为此,北京市开始了大规模查找曹雪芹在京生活的印迹,查遍了北京市所有姓曹人家的户口,查找了北京市所有曹姓的墓碑,结果都没有找到想要的文物、文献资料。但文化界都知道,中央领导人中有最热心的两个人,一个是周恩来,一个就是陈毅。
 
周恩来总理因工作太忙,一直没有时间去看“曹雪芹逝世200周年纪念展览会”的预展,但也抽空参观了恭王府,向周围同志热情求证大观园的原型在何处。 1963年8月11日下午,受总理的委托,陈毅副总理到故宫文华殿,参观了这次预展,并与有关同志座谈,对展览会的筹备工作予以充分肯定。原计划还要开几天曹雪芹逝世200周年的纪念大会,由文化部长茅盾做大会发言,但是后来纪念大会因故取消,未能召开。所以陈毅副总理是参加曹雪芹逝世200周年纪念活动的最高国家领导人。
 
社会上的浮躁情绪,制造的假货也危及到了曹雪芹对《红楼梦》的著作权。一本所谓“横空出世”的《吴氏石头记》,立马要轰塌一座“红学”大厦。今年1月2日11点16分,小鲁给我发来一则信息:“德平兄:近日网传吴梅村本《风月宝鉴》指为悼明议清之作,究竟如何?请教求证。小鲁”。半小时,我即回复:“现在《红楼梦》书作者已炒到六十多人。书中就有贾宝玉旗装大辫子的描写,怎么悼明呢?其次,书中的仪式制度只在乾隆初期才有,吴先生没那么长的寿命……”
 
陈毅元帅曾辛辣地说过:《红楼梦》中的典型人物,在今天的世界上都可以找到。曹雪芹不是一个看破红尘、消极退隐要做和尚的人,他热爱生活。小鲁也是一个对生活充满激情,诚实、坦然,对人友善的人,让人尊敬!
                          
                                                                                                                                                                2018年3月4日
推荐 84